信阳视窗首页
新闻报料热线:13837694459
当前位置: > 文化 > 正文

从李文亮逝世,看疫情折射出中国究竟缺什么?

2020-02-09 21:52 作者:xy 浏览 218次
文/《华夏早报》首席评论员 董哲
说真话的李文亮逝世了,永远闭上了他那张爱说真话的嘴。
我们熟识李文亮,是因为他作为最早被武汉方面公布的8名疫情”造谣者“之一;我们铭记李文亮,是因为他是波及全国的特大疫情的第一“吹哨人”。
为人的良知和医者的仁心,让他说出了曾被视作“谣言”的真话;肆虐的病毒和万恶的病魔,却夺去了他年轻的生命。
此时此刻,说了真话被“训诫”的李文亮,又让我们想起了2018年因为说真话而遭遇牢狱之灾的广州医生谭秦东,还有清朝末年那位说了真话却未得善终的谏臣郭嵩焘。
时代发展到今天,人们不禁要问:我亲爱的祖国,你究竟是哪里病了?
先来说一个自然界的现象。遇到危险时,鸟儿会突然振翅或发出尖锐的叫声,给同伴报警,喊众鸟一起飞离;猴子会发出跟平时不一样的声音,喊同伴快跑。这是亿万年演化出来的人类和其他动物的本能,是维持种群生存的重要天性之一。
而且,能发出警报的动物往往是族群中的优秀者。猴子发现危险,不会先汇报给猴头和逐级上报到猴王,研究论证:这次来的究竟是狮子、豹子还是老虎,是公还是母,我们要不要上树,确定好了再下达逃跑命令,因为来不及。
发警报的猴子就算哪次看错了:把山猫看成了豹子,也不会受罚,更不会发生一猴错报受罚,万猴点赞的蠢事。
在人间,因客观规律使然,在真相未显露之前,普通人的呐喊也是一种本能。但是由动物进化而来的人类有时候比动物还要蠢。因为“吹哨人”每每一张口,不仅是微信被屏蔽、微博被封号,就是被“辟谣”,被公安训诫,面临牢狱之灾,甚至献出生命。
人们不禁要问:我们生活的这个环境是不是真的病了?
其实,环境没有生病,病的是人。社会上敢讲真话、实话的人少了,国家和社会自然就“病了”。
就像早期的新冠肺炎疫情,本来是一场可以控制的“小病”,却被那些不让说真话的人“导演”成了一场举世人祸。
鲁迅先生说:“真正的勇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,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”。大难当头,中国从来不缺冷眼旁观者和“事后诸葛亮”,缺的是事前敢讲真话的人,事中实事求是的人,事后直视问题的人。
很多时候,当灾难和危险来临时,那些“沉睡者”和“装睡者”们,不仅自己心里“揣着明白装糊涂”不说,还把吹警哨的人称为“乌鸦嘴”。不是被“喝止”被封口,就是被惩罚,因为他们不喜欢预示危险的人,嫌弃警哨声太刺耳!
当“吹哨”的人不在了,人间才会猛醒,人间实际上是缺少有能力和愿意吹警哨的人的。有能力吹警哨、敢于在关键时刻向社会揭示真相的人,才是人间的“宝贝”,中国的脊梁。
当曾经的“谣言”变成如今的真相,某些部门不为当初的“辟谣”感到羞愧吗?若能拿辟谣的积极性去追求事实的真相,也不会有今天“八人封口九州闭户”的残酷现状。
这就是血的教训,不要逼得我们以后宁愿选择相信所谓的“谣言”,而去怀疑所谓的“辟谣”!
我们曾经害怕真相的代价,随着李文亮和数百条生命的逝去,现在最想问:“谎言的代价是什么?”也难怪李文亮去世后,数亿网民出离愤怒了。有的人说:“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也不知道能说些什么。”有的人干脆直接诅咒:“有些人应该活着却死了,有些人该死却活着。”
李文亮虽然付出了生命,但也没法阻止灾难。让人愤怒的是,除了可恶的病毒和病魔 ,李文亮也是死于一场人心的瘟疫,一场本来可以及时阻止的瘟疫。
让人愤怒的还有,“我们知道他们在说谎,他们也知道他们在说谎,他们知道我们知道他们在说谎,我们也知道他们知道我们知道他们在说谎,但是他们依然在说谎。”
其实,嗟叹、哀伤、愤怒、绝望都不是这个时节需要的情感,冷静问责才是此刻应有的表达。把所有无能、无德的人赶出官场,把所有渎职、犯罪的人送进监狱,把所有杀人、害命的人送上刑场!这才是每一位有良知的人该做的事情!一桩桩、一件件、一分一毫算个清清楚楚,世世代代引以为鉴!如此,英雄陨落又何妨?!死社稷而泽被后世矣!
在愤怒之余,我们更应该拷问:是什么原因导致一个说了实话真话的人却遭到制裁、被某些部门的官员打压?以后出现类似重大问题还有人敢于站起来说话吗?待到风平浪静时,我们该不该反思谁之过?那些人模狗样的瞒报者坐在发言席上向公众通报疫情可控的人,该不该下地狱?那些置亿万民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于不顾、一心却想着“钻研”和发表论文的所谓专家院士们,良心上会不会受到谴责?
这个社会的悲剧在于,掌握大众风向主导权的体制工作者中,明哲保身的人比追求真相的人多得多。
面对当前疫情态势和李文亮等八百多条鲜活生命的逝去,我们不禁要问:如果最初这所谓的谣言被那些“官老爷”们重视起来,哪会有今天全国性的灾难?哪有那么多人被病痛折磨?哪有那么多失去亲人的痛?哪有那么多人被隔离惶惶不可终日?哪有那么多人有家不能回、日夜奋战在前线?
我们的祖国为此次灾难要承受多么大的经济损失?这个过谁来承担?李文亮走了,他走得可安心?谁来还他一个公道?那些在其位而不谋其政的官老爷儿,你们不该深思吗?!
而最大的悲哀是,即使到了现在广大民众也不敢表达内心最真实的感受。有人泣泪磋叹:“其实李文亮并不是英雄。面对警察的时候,他很害怕,担心影响前途,承认自己是‘造谣’,写下了‘明白’两个字。如果疫情没有爆发,他也不会再多说一个字!其实他也没有向公众大喊危险,只是偷偷告诉他的校友和亲朋,让他们小心。但为什么我们都伤心?因为这就是我们自己呀!我们面对强权会屈服,害怕警察找上门。不想做什么英雄,却总希望能保护身边的人,这才是最让人心痛的地方。”
网上曾有这样一个段子:小明:“如果我能穿越到一个多月前,一定能拯救这场灾难。”老师:“不。你会成为第九个造谣者!”现实中,这真不是一个段子。
为民众带来真相的种子的人,却被扣上“造谣者”的帽子。李文亮不是英雄,但他很真实。他就是芸芸众生中那个没那么伟大但默默善良的一个普通人,所以当他逃不开命运的摆布我们才会更心痛!宋人苏洵曾说过:“知无不言,言无不尽”,时代发展到今天,还如此“想说不敢说,说了被追责”,该是多么的悲哀啊!
此时,柏拉图的声音又回响在耳畔:“如果尖锐的批评完全消失,温和的批评将会变得刺耳。如果温和的批评也不被允许,沉默将被认为居心叵测。如果沉默也不再允许,赞扬不够卖力将是一种罪行。如果只允许一种声音存在,那么,唯一存在的那个声音就是谎言。”
世界不能只能容纳一种声音,任何人都应当有发表不同意见的权利。一个民族要想立于世界民族之林,不能没有一个敢于说真话的人。有人曾撰文说:“如果一个社会容不下一本敢于说真话的书,容不下一个敢于说真话的人,甚至容不下一篇敢于批判现实的文章,那么它将在愚昧无知的沉睡者和自欺欺人的装睡者中沉沉死去。”
梦醒者的痛苦,恰恰在于他承受了那些沉睡者和装睡者以及所有人的痛苦。李文亮就像历史上诸多的先行者一样,他的呐喊声从一大群沉睡者和装睡者耳际掠过,但无济于事。
他虽然没有被一大群沉睡者和装睡者孤立,但却被警方叫过去“训诫”,还得违心地签下“明白”和“能”的保证;他虽然没有老死于荒村山野,但却病死在自己工作的医院。他和先行者一样,死不瞑目。
或许,那些沉睡者和装睡者天然是麻木的。伤疤还没好,就忘记了痛。
或许,他们简直就是奇葩。在他们的想象中,表面上的“岁月静好”、稳定和谐,比像李文亮一样的无数个普通人的生命安全更重要。
俄罗斯有一部叫《危楼愚夫》的电影,电影讲述了一个很好的隐喻:“大厦将倾是因为从根基到上层都出现了裂缝。群体性的罪恶首先从个体性的罪恶开始。最开始的时候有人腐败,有人沉默。当这份罪恶形成群体的合力时,一切的扭曲和恐怖就变成了理所当然。有群体负责让真相闭嘴,也有群体会很配合地住在将倾的大厦中。因为在一群猪面前,每天都是岁月静好。”所以尼基丁愤慨地告诉自私的妻子:“你难道不明白,我们在一起像猪一样生活,也会像猪一样死去,就是因为我们彼此谁都不是!”
沉睡者乃井底之蛙,其夜郎自大,固然可悲。但装睡者那种自欺欺人、自私自利的嘴脸,两面派的作风,尤其令人悲愤!
这样的装睡者,不因一个朝代的灭亡而消失,也不会因一次灾难而匿迹。比如郭嵩焘的副使刘锡鸿就是一个装睡者。他在英国见识过西方文明,私下里非常赞许,但他却密奏郭嵩焘“十宗罪”,处处维护中清王朝“天朝上国”的“尊严”。再比如这些年,国内一批批所谓的“反美斗士”,一边口中大骂特骂“老美”和西方,一边偷偷将自己的家人移民到他们“鄙夷”的国度。
不能说真话,说真话没有“好下场”,导致的另外一个后果就是说谎。
病毒并不可怕,说谎才可怕。
当谎言成为空气一般的存在,我们每一个人都在劫难逃。这些天,媒体不断爆出“明明从疫区回来,却隐瞒行程,导致其他人跟着隔离”、“明知会传染却刻意隐瞒拒不配合,导致亲友和医护人员都深受其害”……类似情况不胜枚举,是政府没有通知到位吗,是法律没有明确要求吗?都不是,是无知,是侥幸,是麻木!
撒谎的代价有多大?我们现在都知道了,但也晚了。因为撒谎,我们所有人已经都在为这场人祸买单了。
我们真的需要反思,如何重塑诚实笃信之风。撒谎是会传染的。所以没有哪一种行为的代价,比撒谎更高。外交部发言人耿爽曾这样说过美国:“你可以在所有时间欺骗部分人,也可以在一段时间欺骗所有人,但你不可能在所有时间欺骗所有人。”这是一个万劫不复的恶循环。一个谎言需要十个真相来掩饰,十个真相又需要制造更多的谎言来支持,就这样陷入欲罢不能永无休止的撒谎圆谎、防人之口、掩人耳目的怪圈。
那些谎话连篇的人,你们不害怕有一天当你们故去时,后人敬奉你们的,不是鲜花,而是口水。这一届民众智商已不同往日,阳光透明才能一呼百应、一扫阴暗。城市上空中弥漫着无数病毒颗粒,每个人都想看到黑蝙蝠背后的真相。
因为我们热爱这片土地,这片天空,这里血浓于水的每一个人。世独我无偶,愿将风月候。你知顺从非我,敬你敬我敬自由。
疫情面前,不仅仅缺少说真话的“李文亮”、“钟南山”们,还缺少有自主意识和独立思考能力的“清醒者”。有些部门一遇到事情,就先着急“洗白”,草率上纲上线;有些民众一听到什么“声音”,就像只“鹦鹉”一样趋言附和、人人云亦云,要么就是盲目跟风,添堵捣乱。
于当政者来说,对民众的“声音”,理应保持冷静和理性。因为爱这个国家,大家才会在意这个国家;因为爱这座城市,大家才会在意这座城市。
如果什么事情的发生和结果很恶劣,就应该彻查和处理。人都会犯错误的,部门也会,因为是人在工作。所以,调查清楚,赏罚分明,给人民一个清楚的来龙去脉,才是最好恢复公信力的方法。
如果一味的像“红袖标”一样强压着跟民众说话,你觉得他们会信服么?到处都是谣言,连权威媒体都在说话打脸,你觉得光靠喊口号和上纲上线还行么?其实,很多人愿意站出来说话,关心着身边的大事小情,正好说明他们爱着这个国家和这个地方的人们,正好说明还有很多人心是肉长的,有些人还有一腔热血。等民众都发展到漠视生命与不公的时候,我们伟大的祖国还有救吗?
“他们是忧国忧民的人,是有一定见解的人,是做对了的人,是应该保护的,应该赞扬的。”中国疾控首席科学家曾光如此评说李文亮等8个人。正是因为“李文亮”们是“忧国忧民,有见解”的人,才会有国家和人类的进步。
在疫情来临时,我们更应追求事实真相,查清病毒来源的罪魁。如果把应对突发事件的理论上的最标准、最正确、最科学的流程,姑且叫做“真理”的话,那么,就在12月30日那天,我们本来可以无限接近这个“真理”的。就在那个彼时彼刻,我们原本有机会改写命运,不至于泱泱大国如此狼狈不堪,不至于数百万人在除夕夜颠沛流离。但是有些人却把力量用在了处理李文亮等八名“造谣者”身上。
就连武汉市委书记马国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说:“如果早一点采取措施,疫情影响会更小”。“如果早一点决定,比如在1月12日左右就关闭离汉通道,效果可能会更好,疫情会有所缓解,对全国各地的影响会更小。”
如果当时社会公众因此产生警戒,基于当年对SARS的恐慌那样早早采取一定的防护措施,也许疫情就能够稳定控制在局部范围内。
可惜已经发生的事,没有如果可言。疫情还在与日扩散,病患还在与日增添。
是侥幸和轻慢,让武汉和中国失去了改写命运的机会。疫情发生早期的武汉,真实的信息被人为压制,“大胆”放任病人出行,“大胆”放任疫情源头营业,“大胆”让关键易感人群不戴口罩以免引发公众恐慌。就在疫情已经引起全社会关注时,还敢派送免费旅游券让市民去登黄鹤楼,组织“万人宴”让四万家庭共吃团年饭。这些“大胆”的背后,难道不是侥幸心理作祟,不是对传染病防治规律的无知,对自身和他人健康风险的漠视吗?
还有那些草率表示“没有证据显示人传人”,轻言“可防可控”的官员和专家们,有没有拿出一种对人民负责的科学审慎态度?有没有做到信息透明,主动释疑,纾解民众情绪,缓解社会“心病”?早期把“避免形成社会恐慌”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时,有没有把尊重科学,尊重生命放在首位?
“高的人打破到黑暗,被黑暗吞噬,矮的人看热闹。当黑暗笼罩,无人幸免。”疫情防治是一个系统性工程,与我们每一个人都息息相关。每一位社会成员都应当本着对自己和别人生命负责的态度,切不可图自己方便、为一己私利,违反防疫的各种规定,更不可有“哪那么容易被传染”的侥幸心态,因为“面对疫情,任何侥幸都可能夺人性命”。只有每个部门、每个岗位、每个人都心存敬畏,杜绝侥幸,我们才不至于辜负医护人员在一线的坚守。
唯其如此,他们的坚守才有意义,才有价值。
疫情当前,有些人还缺少一份良知、责任和担当。不论是在汹涌如潮的网络信息中,还是身边的真实世界里,在不断更新的疫情讯息裹挟下,有的医者疲于卖药、借机捞钱;有的专家工于名利、言而不实;有的教授无心研究、明哲保身,还有那些有时间潜心研究、醉心于在国际顶级学术期刊发表“高质量论文”,却在这场对抗病毒的全民动员中,销声匿迹、默不作声的“院士们”,他们享受着高职称及高俸禄,享受着国家给予的各种津贴,却不务正业、不干人事。甚至有些官员早把“为人民服务”的宗旨抛在脑后,一心只想保住自己的乌纱帽。当然,还有那些“心里装的只有钱”、趁机哄抬物价,大发昧心财的贪婪奸商……
“我愿在我的判断力所及的范围内,尽我的能力,遵守为病人谋利益的道德原则,并杜绝一切堕落及害人的行为。”每一位医学生,都有一门必修课——希波克拉底誓言。李文亮做到了,那些“高院士”“王专家”们呢?
有些人死了却永远活在人们的心里;有些人活着却永远被钉在耻辱柱上。有些人尸位素餐,终被世人唾弃;有些人舍命逆行,最后成了英雄。李文亮医生乃一介基层医院的医生,却用自己的生命,为国人力挽狂澜,拯救苍生做出了巨大牺牲,最终倒在了真正的谎言面前,乃至献出自己宝贵的生命!
这是一个时代的悲哀!他背负着“谣言”的处罚,仍然战斗在抗击新型冠状病毒的一线,像蜡烛一样燃烧自己,照亮苍生!钟南山、李兰娟那么大年纪了,仍然忘我地抢救确诊患者的生命。他们敢于直言,他们诚实无畏,他们冒着生命危险,他们和那些依旧拼尽生命奋战在一线的医务人员,和那些不计个人利益倾尽所有的无私奉献者,均是国家和民族伟大的精魂所在。
有法律人士基于李文亮“屈辱的死”,呼吁废止限制言论自由的法律法规,建议“给新闻媒体以绝对的报道自由,给公民以除恶意捏造、诬告之外的绝对言论自由。建立说真话并且得以防止特别重大、重大、一般、轻微事故发生的奖励机制,建立对谣言的甄别和纠正机制。”他们还呼吁废除对谣言的惩处(包括法律、党纪、行政惩处)机制。
亦以明死生之大,匹夫之有重于社稷也。无数失去的生命,血的教训可否警醒一些人做事实事求是一些,说话客观理性一些,活得清醒真实一些?自然和历史给我们的教训已经够多了,我们需要的不是谁来拯救谁,而是自己拯救自己,只有自己认识到了问题才能救赎自己,谁敢保证以后没人吃野味,谁敢保证以后再有灾难发生时相关信息发布能够及时公开透明?谁敢保证以后另一个病毒出来不会再抓另“8个人”?只有人人互相监督,有报必查,查有反馈,反馈公开,增强执政能力,加大惩戒力度,才能兴我中华!
鲁迅曾说:“面具戴太久,就会长到脸上,再想揭下来,除非伤筋动骨扒皮。”现在说什么都于事无补,只希望我们的官员能放下自己的自私自利,为民族着想,为国家生计着想,为天下苍生着想,将改革进行到底。
现在,我们的祖国“病了”,我们的家乡“病了”,我们的城市“病了”……但这一切只是暂时的。虽然“治愈”的过程有些漫长,但我们相信终归会治愈的,这场新冠病毒疫情也一定能战胜!待到阳光和暖,冷风不燥,春风又将吹绿大江南北,阴霾一扫而光。彼时,百花绽放,人间尽是笑颜。
为众人抱薪者,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。为自由开道者,不可令其困厄于荆棘。康德说:“只要你尽职尽责,人们都会由衷地对你尊敬。”李文亮医生,一路走好,天堂里没有新型冠状病毒,没有病痛,没有谣言,没有谎话,只有真善美。感谢您用生命发出的警报,愿天堂里没有训诫。相信我们的后代在回忆这段历史时,一定会对您发出由衷的敬意。
来源:华夏早报
祈愿李文亮的“哨声”成为消除愚昧和谎言的号角;希望“训诫”不再是一种让民众闭嘴的工具;但愿“口罩” 将成为一段历史的代言。
 
 
 

来源:华夏早报

相关新闻

推荐阅读

热点专题